99彩

99彩 99彩 > 99彩 >

浦江儿女天山情

 

轮流陪护老岳父2006年7月下旬,九十高龄的老岳父刚从杨浦中心医院出院没几天,又被送进了浦东仁济医院普外科病房住院治疗。经检查会诊,说是胆总管堵塞,不知是肿瘤还是胆结石,必须尽快开刀摘除。
手术这天,我和老伴起早从女儿家出发,乘车到医院,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。老岳父的儿子全山、儿媳红娣、二女婿长发、小女儿莲萍、小女婿光耀等亲属都早早赶来了。大家怀着忐忑不安的,急切地等候在手术室门外。
等了好长,老岳父二女儿、医院麻醉科医生莲英才从手术室里走出来,兴奋地告诉我们:“老的病是胆结石,不是肿瘤,这下我们放心了。
”听她这一说,大家悬在半空中的一颗心终於落地了。手术做得很顺利,很。不一会儿,老岳父被医生、护士推进病房,护士手脚麻利地给病人挂上输液瓶,插上氧气管,安上镇痛棒,接好导尿管,装上心跳、呼吸监视器。莲英把大家叫出来,商量轮流陪护的事。她说:“我已经请了医院的护工,但护工一个人要照顾两个病房的病人,肯定不可能照料得那么周到,所以还是要有亲人陪护。姐姐有病,身体不好,就不要来了。哥哥还要上班,每周值一次班就行了,姐夫、嫂子、妹夫每周值两次夜班,长发和小萍两个人轮流值白班,这段时间我就不回家了,有空就过来照料、陪护老爸。这样安排,你们看行不行?”大家纷纷点头赞同,没有意见。於是,每周两天晚上八点至第二天早晨八点,我匆匆赶到医院,寸步不离,守候在老岳父床边。莲英在医院借了把折叠躺椅和一条毛毯,让我们陪夜瞌睡时躺着睡觉。护工每天早晚给病人洗脸、擦身,换上干净的衣服、床单。我在旁边帮忙当助手。刚动过手术的老岳父脸色仓白,寿眉低垂,目光昏浊,干瘪的腮帮深深地陷进去,半张着嘴,瘦小的身躯蜷缩在病床上,显得十分虚弱。病房里装有中央空调,室温保持在23度左右。不知何故,老岳父不停地用左手掀掉胸前的被子。我担心他着凉感冒,不停地给他盖好被子。夜深了,病房里其他病人和陪夜的人都呼呼入睡了。我实在困倦极了,乘老岳父安静下来迷迷糊糊睡着时,也抓紧时间躺在折叠躺椅上打一会儿盹,时而睁眼看看他掀被子没有。这一夜总算熬了。